法音宣流

2016星雲大 師的一封信
各位護法、朋友們,大家吉祥!

送走乙未羊年,迎來丙申猴年,佛光山走過半世紀,春風依舊百花香。新的一年,祈願每個人都能聰敏靈巧,增福增慧。

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,教育是百年樹人大計,所以我一向重視。去年元月,我飛往菲律賓關心光明大學的購地、開學等情況,並和當地信眾、藝術學院、佛教學院的學生們接心座談,我雖然看不到他們年輕的臉龐,但從他們開朗歡喜的音聲,我深信,教育可以改變未來。

三月,不惜老邁之軀,到澳洲雪梨出席國際佛光會大洋洲聯誼會及南天大學啟用典禮,有澳洲總理Tony Abbott、臥龍崗市長 Gordon Bradbery 等四千餘人出席。澳洲是個美麗和善的地方,我以「南天廣開聖賢路,大學廣展狀元門」期勉學子。此次,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、南華大學校長林聰明、菲律賓光明大學校長 Helen Correa 等人齊聚,為此也召開「佛光山系統大學五校合一會議」。

辦大學不容易,佛光山在四個國家創辦了五所大學,一路走來的艱辛,真是點滴在心頭,只有對所有功德主、護持者萬分致意。我以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勉勵五校發揮犧牲奉獻的精神,互相支持,積極合作,培育出更多優秀的人才。

教育方面,全國唯一的國家級「教育部生命教育中心」,也於三月在南華大學正式揭牌成立。由教育部政務次長林思伶和南華大學副董事長慈惠法師主持,有全國學者、教師共襄盛舉,一同為生命教育的推廣開啟新的里程碑。

三月,由於慈濟功德會在內湖園區開發之事,引來媒體的撻伐,掀起軒然大波,甚至波及到佛光山和整個佛教界。我不得已出來,以「貧僧有話要說」為題,在《人間福報》上發表文章。原本是為了釐清真相、說明事實而寫,預計寫一說、二說就可以結束,沒想到文章發表後,支持佛教的海內外信徒、各界人士非常熱烈的回響,希望我能繼續說下去,我在感動之餘,藉此把佛光山為社會興辦的文化、教育、慈善事業等,一切攤在陽光下,對社會和信徒做個整體性、回饋性的報告。也為了讓佛光弟子在修行上能有所依循,我將自己九十年的體驗,例如要有慈悲、勤勞、平等的性格,要有「佛教靠我」、「與病為友」等等觀念提供出來。

文章在報上刊登時,各方湧來的回響有將近一萬篇,我出家七十七年來,從未見過佛教徒對弘法護教如此熱絡,因此將發表的四十說輯成《貧僧有話要說》,從回響中選出具有思想性、建設性的內容,編輯成《貧僧說話的回響》,兩本書一併贈送給社會大眾,期盼讀者能對人間佛教有正確的認識。此書簡體字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,十月底在北京國家博物館舉行新書發表會。

提到出版,去年八月,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教授把我幾十年來,對國家、社會,對佛教、大眾,乃至兩岸等相關問題的撰文論述,選了一百篇,編輯成《星雲智慧》一書。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智慧,但如高教授所言,我對國家、眾生念茲在茲,提出紀錄、想法與建言,確實是我經常自勉的。

二○一六年總統大選在即。每到選舉,由於少部分人強烈的意識形態,讓台灣族群分裂,人民與政府相互抗爭,對立衝突,選民與政黨交相指責;社會彌漫著叫囂謾罵的硝煙,失去了和諧的禮讓友好。我生長於戰亂中,深知戰爭的可怕,極不願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再點燃戰火,同室操戈。因此,以趙無任之名,在《人間福報》上寫了七十篇的「台灣選舉系列評論」文章,希望對台灣的未來、兩岸的和平能有所助益。後來,也由天下文化出版,書名為《慈悲思路.兩岸出路》。

大陸和台灣分治相隔六、七十年,兩岸領導人終於在十一月七日見面、握手、會談。「馬習會」不只讓海內外十幾億的中華兒女欣喜感動,也令全球矚目。我有感而發寫了三篇文章,讚歎這歷史性的珍貴時刻,期待兩岸能重新向前開步,共同創造和平興盛的未來。

佛陀成道以後,仍然關心國事,有不少國王常向他請教治國之道,他還以智慧化解了兩國的戰爭。我想我也只是盡一分僧人的心力,秉持「問政不干治」的原則,關心國家社會的安危,關心百姓的幸福吧!

四月在佛陀紀念館舉辦「萬人歌頌偉大的佛陀音樂會」,來自佛光山各別分院及海內外五十餘個國家地區、超過一萬個老中青的愛樂人齊聚菩提廣場,以佛教聖歌來讚歎佛陀,以妙音來展現人間淨土的美好。

去年,我四度飛往大陸。春暖三月,我受邀出席「二○一五年博鰲亞洲論壇」。這次增加了「宗教分論壇」,讓伊斯蘭教、基督教、佛教共同發表對世界、社會、人民的看法,非常有意義。我提出了四點意見:一、佛教希望人我和諧,不希望彼此對立。二、佛教希望同中存異,不需要異中求同。三、佛教希望家國和諧,不希望國家分裂。四、佛教希望世界和平,不希望戰爭殘殺。

不同的宗教,能在一起討論人心的淨化、宗教的發揚、善行的傳播等,實在是可喜之事!

四月,適逢揚州建城二千五百年紀念,應揚州市政府之邀,在鑑真圖書館揚州講壇,連續三天講說「般若心經的宇宙觀與人生觀」。有來自廣東、河南、河北、陝西、江西、山東、內蒙、四川等萬人以上聆聽,反應相當熱烈。

接著前往北京,受邀出席人民出版社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簡體版《獻給旅行者 365 日──中華文化與佛教寶典》新書出版座談會。首刷公益贈書有一百一十萬冊,並且接受《人民日報》的採訪。在各國弟子的努力下,如今《 365 日》不僅簡體版在大陸出版,中英文版、法文版、韓文版也已在歐、美、韓國等國家印行。

隨後應邀出席湖州市博物館「一筆字書法展開幕式」,並於湖州大劇院主持「禪與生活」講座,計有一千三百人聽講。二十日,應湖州市政府、湖州法華寺住持印可法師邀請,主持「白雀山法華寺道迹總持比丘尼真身殿重建奠基典禮」,開示並為說偈:「總持比丘尼,觀世音化身;重建真身殿,普蔭世間人。」

於大陸地區主辦的「素食博覽會」,到今年,揚州第三屆,宜興已第四屆,一年比一年更見熱鬧盛況。此次也應邀出席於宜興市體育館舉辦的「茶禪四月到宜興」文化講壇,以「茶禪閒話」為題講演,有三千多人參加。

八月,出席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首度的供僧法會,特別是,歷時十年重建的宜興大覺寺,十月十八日舉行大雄寶殿暨多寶白塔開光典禮,禮請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和尚等十一位大師主法,各地區諸山長老齊來祝賀。現場湧入了美洲、大洋洲、亞洲、歐洲、非洲等逾八十餘國、近三萬名的佛光人與會見證。

同日下午,舉行「二○一五國際佛光會第六屆第一次理事會議開幕典禮」。佛光會自一九九二年在美國洛杉磯成立以來,年年在世界各地輪流舉辦大會、理事會,此次在大陸舉辦,可說是寫下新歷史。感謝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、國宗局局長王作安、宜興市委書記、市長等人的大力護持,讓大會得以圓滿成功。

十一月三日,在北京師範大學英東學術會堂,與北師大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許嘉璐一起談「教育的智慧」。有五百多名師生聆聽,且回響和提問不斷。最後我告訴大家:佛陀的教育是自覺的教育,教育非依靠老師,而是老師點亮燈光,讓學生朝目標、朝自覺與自悟的方向去努力。

中國四大名山是佛教徒嚮往的聖地。浙江普陀山、山西五台山、四川峨嵋山,我都曾去參訪禮拜。唯獨安徽九華山一直沒有因緣,此行也撥空前往參拜,圓滿佛弟子朝禮四大聖地的心願。

世間的天災人禍,見證成住壞空的無常,實令人慨嘆唏噓!四月,尼泊爾大地震,災情慘重。國際佛光會與中華搜救總會、高雄長庚醫院等民間團體,組成「四合一救援總隊」前往賑濟,發揮了「人間有愛.同體共生」的救難精神。

另外,去年有幾件特殊、具重要意義的事情:

前年,有兩位信徒送給我一尊漢白玉釋迦牟尼佛佛首。經過多方查證,知道是河北省幽居寺供奉的三尊佛像之一,敬造於北齊天保七年(西元五五六),於一九九六年被盜。

我認為佛教文物是人類重要的文化資產,應該讓佛首回歸原處。後來大陸國家文物局也接受我的建議,將佛身運來佛光山,讓身首合一,並留在台灣一段時間,供民眾瞻仰禮拜,等過完年春暖花開再請回去。

因此,於五月二十三日,與中華文物交流協會會長勵小捷共同主持「金身合璧.佛光普照──河北幽居寺佛首捐贈儀式」。希望藉由佛的關係來往,讓兩岸人民在同一個信仰之下,都是一家人,都是一家親。尤其捐贈儀式在全球媒體直播下,傳送到世界各地,不僅促進兩岸間中華文化的交流,也讓國際人士認識佛教藝術與文化,共同建立保護文化遺產的理念。

佛的身體是法身,法身如虛空。虛空不能砍斷,佛的法身一直如如不動。但是有相的身體,則由於人的自私、缺德、圖利,而令身首分離。如今,「佛身和合」這件事,在兩岸和平來往中,應該是有意義、有價值的好事。

另外,佛陀紀念館於二○一一年落成後,不斷有許多神明來參拜。於是訂定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為「世界神明朝山聯誼會」,各地上千尊的神明在眾多信徒護擁下,相聚佛陀紀念館,令人讚歎宗教界的團結和諧!

由此因緣,在六月成立了「中華傳統宗教總會」。第一屆總會長由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擔任,副總會長有宗委會主席心保和尚、立法委員許添財、前高雄縣長楊秋興、北港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、新港奉天宮董事長何達煌等人,高雄市市長陳菊則擔任首席顧問,由佛光會中區協會督導陳嘉隆做秘書長。目前有一百家宮廟入會,四百一十二位個人入會。

我一向主張所有宗教只要「同中存異」,不必「異中求同」,不同的信仰之間要能相互尊重,彼此包容。希望藉著總會組織,和正信宮廟及信徒友好往來,達到宗教融和、社會和諧的功能。

2016聰敏靈巧人間佛教就是佛教,就是佛陀的教法;不管傳統或現代,所弘揚的都是人間佛教。不過,所謂「法久則生弊」,佛法流傳久了難免有些毛病,因此,前年出席由大陸國家宗教局主辦的「首屆兩岸中青年佛教聯誼交流會」,那時我以「談傳承」進行專題講演。

欣見兩岸中生代為了復興佛教而聚會交流,我提議成立「中華人間佛教聯合總會」,高舉「人間佛教」的旗幟。經過幾次開會討論,於八月隆重成立。教團會員有法鼓山、靈鷲山、圓光佛學院、香光山寺、福智佛教基金會、中華佛教青年會、中華佛教居士會等近二百所寺院、佛教團體。會中推舉明光法師、慧傳法師、淨耀法師、如證法師、慈容法師、黃書瑋等六人為輪值主席,首愚法師為監事長,覺培法師為秘書長。

有「會」就有力量,有「會」就有團結,祈願藉由這個組織,大家能凝聚共識,共發菩提心,振興佛教,為人間注入真誠善美的力量,在人間締造歡喜和諧的淨土。

去年四月,接受上海副市長趙雯女士的建議,上海星雲文教館舉行揭牌儀式,加上北京光中文教館的啟用,往後以「星雲文化教育基金會」來推展各種文教的弘法事業,相信當能利益更多眾生。

從二○○九年開始,我的「一筆字」到世界各地展出已有七年;這幾年,以大陸地區的展覽最密集、最熱烈。去年展出的地點有:蘇州博物館、湖北省博物館、湖州博物館、河南博物館、寧波博物館、宜興市博物館、安徽博物院等。日復一日,我就著僅存的微弱狹小的視線,在桌前奮勉的寫了一張又一張。字寫得好看不好看,不知道,但是心香一瓣,字字句句是我衷心為大眾的祝福。

佛陀紀念館落成四年,在館長如常法師領導的團隊共同努力下,已將佛館推向國際,成為台灣的地標之一。除了瞻禮,所舉辦的論壇、講座、書展暨蔬食博覽會等文化活動,都更豐富多元、更具深度。如:洪易地景裝置展、上海民間繪畫展、閩台木偶藝術展、畫說紅樓──紅樓夢畫冊展、以法相會──明清水陸畫展等,以及山東雜技團、河南〈玄奘〉大型原創歷史豫劇、〈傳燈〉大型禪宗人物黃梅劇等演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水陸畫展、水陸法會及學術研討會,體相用三者一體,於十一月,在佛光山同時舉行,可說是難得的、歷史性的一刻。佛館也分別與安徽博物院、蘇州博物館締結「友好博物館」,並簽署五年合作協議,成為兩岸博物館的佳話。

年初來自山東的孔子像和來自山西的關公像,同步在佛陀紀念館舉行安座典禮。從此,本館兩旁、大佛座下,有了至聖殿和伽藍殿。中華文化講究文武全才,文有文思,武有武德,現在文武二聖和佛陀在一起,也象徵著儒釋道三教的融和。同年九月,岳飛的青銅造像也來到佛光山。令人歡喜的,佛光山不僅有諸佛、菩薩、諸上善人海會雲集,也成為古聖先賢安住之處。

在建設上,去年比利時天空寺開光;巴黎佛光山、台南福國寺也重建開光;潮州講堂新建工程上梁;日本法水寺朝山會舘興建完成並開放使用。值得一提的,今年,代表「法寶」的藏經樓將完成。如此,和代表「僧寶」的佛光山教團、代表「佛寶」的佛陀紀念館,由佛光大道連結成一體,整個佛光山是「佛法僧」三寶俱全了。

老病死生,是世間的實相,是宇宙顛撲不破的真理。今年我九十歲了,雖然身軀老邁,但我依然如孔子言「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」,寫字、寫文章、開示、錄影、會客、課徒等等,仍是我精勤不懈的工作。

我在台灣弘法近七十年,而剛滿五十歲的佛光山,正值蓬勃興盛、成熟穩健的壯年。期勉所有佛光弟子能繼續以熱忱、以活力為大眾服務,也祝福各位朋友新的一年平安吉祥、福慧圓滿!2016大師簽名